主要是产关于ES和AOTU等冷cp.
这里纪诏烟.懒癌爱好者.

[ES]零薰. 黑鸟.


·偶像梦幻祭同人.
·朔间零x羽风薰.
·cp味淡薄.有各种捏造.
·ooc严重.请谨慎.标题与文无关.
·结局烂尾.没有什么逻辑.

羽风薰第一次见到那只鸟的时候,是在一个极坏的天气.
黑压压的云层低到似乎抬一抬手就能触碰到,云中翻滚着轰轰的闷雷.猛烈的风刮擦着所阻碍它的一切,砰砰砰敲打着窗门,卷起断枝残叶,噼里啪啦往上撞.
他伏在窗边的书桌上,透过一层玻璃观望这天的变化.他没有点灯,房间里黑漆漆一片.倒是突如其来的一道闪电,白色的光刺眼,照亮了周围一切.这道闪电仿佛是要把天空劈开似的.然后云层炸开了.
被这突如其来的闪电吓到的羽风薰,险些从椅子上掉下来,眼前迷迷糊糊还印着闪电的残像.他已经分不清这是早上还是晚上,缓过神来抓起旁边的手机.把屏幕的亮度调节低,桌面上赫然显示着[14:23].
…这天气怕是没法出去了.羽风薰想.
豆大的雨点密密麻麻地斜着打下来,咚咚作响.窗外除了黑的一片,也只有几座大楼提早的开启了灯,白色方块嵌在其间.
当羽风薰起身准备回到床上打算睡过去的时候,他听到啪嗒一下,很轻很轻地,窗户就打开了.
然后一阵凉风吹进来把他书桌上整理的一摞资料一股脑吹散了.
羽风薰看见窗台上有一团什么东西.摸黑打开了灯.
一只黑色的鸟立在那里.羽毛乌黑发亮,他第一眼认为是一只乌鸦.但是它要比乌鸦要小一些,而且眼睛是红色的,毛还是非常的蓬松,身上沾着水珠,一看就是飞了好一段距离.

“啊---!我的资料!”
羽风薰看到鸟以后想起吹落一地的资料,立马把窗户关上用他这辈子都不知道有多快的速度吧一张张纸捡起来,但是-都已经被雨打湿了.字迹变得模糊,水滴在上面使字迹晕染开来.
完了,完了.羽风薰捏着纸张的手不住地发抖.几天的心血就这样没了.
那只黑色的鸟在他的书桌上跳了跳,然后把身上多余的水抖下,使本就蓬松的羽毛更加蓬松,看起来就像一个球.小家伙歪着小脑袋查看这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然后,酒红色的小眼珠停留在羽风薰身上.
“喂,小家伙,你怎么会到这里来?还打开了我家的窗户,搞坏了我好几天才完成的重要资料,遭了,明天就不能按时交了-!朔间桑一定会责备我的!”羽风薰有些生气,冲着这只黑色的鸟儿责骂,但是没有用.他知道,这鸟儿不会听懂他的话.并且,即使鸟儿听得懂,他也未必听懂鸟语.
“啾啾.”
鸟儿从书桌上冲羽风薰飞过来,稳稳当当落在他肩膀上,一个劲蹭着羽风薰的脖颈,弄得他一阵痒痒.
“哈哈…别闹了,小家伙”
羽风薰一只手把鸟儿拢住捉下来,把它捧在手心.然后看了一眼被糟蹋的不成样子的资料,然后叹了口气.
“小家伙,你真可爱.唔,要不我给你起个名字吧!你就叫…朔间桑!嗯!你和他都有一样的酒红色眼睛和黑色的头发,虽然你这是羽毛-为什么是朔间桑呢,因为看见你,我就想起朔间桑-对了,资料怎么办?”
羽风薰把朔间桑放到就近的笔筒里,然后把资料一张一张摆开,选出没有被糟蹋的部分叠好,然后拿出新的纸张重新抄写被打湿的地方.
朔间桑静静地蹲在那里,看着他专心的样子,眯着眼睛,仿佛在笑.
也许是羽风薰工作起来太过于认真了,重新写完后抬头发现雨早就停了.外面漆黑而干净的天空上撒满星屑,一轮明月高高挂在那里.
窗户也不知什么时候又被打开了,窗台上只留下一根漆黑发亮的羽毛.

评论
热度 ( 10 )

© 烟诏纪 | Powered by LOFTER